中国A股市场掀物联网概念资本狂潮_1
分类:电子商务 热度:

  一夜之间横空出世的物联网概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面而来。

  始于2009年三季末A股市场掀起的物联网概念狂潮,旋即在政府、企业界、科研院所、学术界和资本市场火速蹿红,炙手可热之势愈演愈烈。

  “物联网是当今世界最热门的话题之一,在刚颁布的战略性新兴产业里面,物联网也是重要组成部分。”工信部电子信息司副司长丁文武透露,“物联网是新的技术革命,是电子信息产业领域未来竞争的制高点和产业的核心竞争力。发展物联网产业是实现技术可控、保证国家安全的需要,也是促进产业结构调整、发展战略型产业带动经济发展的需要。”

  当下,已被定义为中国战略性产业的物联网,是一个时尚、热门的产业,不仅各路资本竞相追捧物联网产业投资,二级市场上也是你方唱罢我登场,物联网概念股行情几度卷土重来。

  近来引起沸腾的是,“未来十年,物联网重点应用领域投资可达4万亿,产出8万亿,形成就业岗位2500万个。”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王忠宏的这番话一经传播,资本市场更是目眩神迷。

  令资本市场激情洋溢的还在于,按照原定的时间表,物联网“十二五”规划将在元旦前后出台。这也从某种意义上标至着,物联网已经从前期的概念化炒作进入实质化阶段。

  本报记者注意到,多家证券研究机构在近期发表的投资策略报告中表示,物联网概念股已成为布局跨年度行情的推荐重点。

  然而,工信部副部长奚国华却在日前表示,“物联网的发展必须从产业中逐渐培养,这个过程大概需要5—10年。”

  一方面是蠢蠢欲动的各路狂热资本和地毯式的信息覆盖,另一方面却是不断炒高的股价及相关上市公司表现平平的盈利能力。那么,物联网对于资本市场来说,到底是泡沫泛起、雾里看花的概念炒作,还是另一番朝阳行业带来的投资机会呢?

  资本市场上的一个新故事

  “物联网概念的风风火火炒作,就在于概念全新,政策扶持,蛋糕足够大,是市场主力联合培育的新热点。”一位券商人士表示。

  该人士认为,与周期性板块相比,物联网概念对经济发展的刺激力度和发展前景更为乐观,更能够迅速产生出经济与社会效益,且切合国家中长期发展战略,政策预期空间层出不穷,加上其新的商业模式和新的业态,容易激发炒作及跟风热情。

  “从概念的模糊、清晰到实质发展、产业化、商业化,各个阶段都能爆发炒作热点。”上述券商人士说。

  事实上,物联网概念从默默无闻到一举成名,仅用了一个星期。回望A股历史数据,物联网概念从2009年9月14日开始启动,短短5个交易日,被贴上物联网标签的远望谷(002161.SZ)、新大陆(000997.SZ)、厦门信达(000701.SZ)、东信和平(002017.SZ),其周涨幅分别高达45.8%、46.3%、39.2%和33%,而同期上证综指下跌0.91%,深成指跌幅为0.98%。

  此后,物联网概念板块涨停个股时有出现,局部独立行情依然抢眼。进入今年第四季度,物联网概念再度狂飙突进,以新大陆为例,仅10月8日至11月25日的35个交易日,涨幅高达94.72%。

  “3000点上下,各种周期性板块经过轮番炒作之后,A股市场明显缺乏一个全新的题材,物联网概念的股性就这样被主力激活。”福建某私募人士认为,“尽管物联网尚处于起步阶段,但作为新兴产业,其产业链的广阔外延远超互联网,跟物联网相关的上市公司不胜枚举,题材挖掘空间非常大。”

  而进入年尾收官阶段,物联网概念依然持续活跃。

  “游资是物联网概念行情的主力,机构早期只是合力参与,大举布局从今年开始。”上述私募人士表示。

  实际上,2009年9月中旬开始点燃的物联网概念股暴涨行情,机构也是始作俑者之一,远望谷在当年9月15日和16日的连续两个涨停板中,买入前五名中均出现两家机构专用席位,合计买入金额超过6000万元。

  不过,除远望谷外,当时机构资金对于其他物联网概念股似乎并无兴趣,同时上榜的东信和平与新大陆,均为游资战场,甚至有两家机构专用席位出现在东信和平的卖出席位上。

  而今年以来,机构席位开始频繁出现在物联网概念股异动榜中,不少个股一度出现基金扎堆重仓。典型如远望谷,2009年末,其基金持股占流通股比例仅为2.66%,但2010年的前三个季度,分别达到11.1%、10.1%和15.24%,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几乎全被机构占据。

  查询沪深两市交易所异动榜发现,国信证券深圳泰然九路营业部、东吴证券苏州西北街营业部、光大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国泰君安证券上海江苏路营业部等游资根据地,均成为上榜“常客”,尤为凶猛的是东吴证券杭州文晖路营业部,杀入物联网概念个股的资金动辄高达上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机构、游资合力围剿物联网概念股的同时,推波助澜的个人投资者也纷纷加入战团,在A股市场出现了极为罕见的“物联网概念股专业户”。

  浙江股民徐柏良就是“物联网概念股专业户”的突出代表。根据上市公司公开披露资料统计,徐柏良在2009年三季度成为前十大流通股股东的个股多达11只,其中至少9只与物联网概念相关。

  “物联网行情启动以来,江浙游资对此一直情有独钟,当地上榜的证券营业部颇为频繁。”上述私募人士称,“今年3月的一波物联网概念行情中,江浙游资在长电科技(600584.SH)、厦门信达、高鸿股份、远望谷的一次买入资金合计近5亿元。”

  与二级市场物联网概念行情高烧不退联袂登场的是,相关上市公司也在跑马圈地抢占先机,目前,已有多家公司已经完成或正在准备增发做大物联网项目。

  增发领跑者是高鸿股份,去年12月,高鸿股份增发募资净额4.63亿元。

  高鸿股份是次增发价为6.7元/股,如今一年时间届满,认购者均已实现翻倍收益。

  紧随其后的是另一只物联网龙头股新大陆,根据其7月5日公布的定向增发情况报告书,此次非公开发行5786.66万股,募资总额为4.33亿元。

  令新大陆增发认购对象心中窃喜的是,价格为7.5元/股的增发完成仅5个多月,随着股价持续上涨,其账面浮盈已超过200%。

  然而,此等好事如今已经难觅踪影,随着物联网概念行情持续提升,增发价也跟随股价水涨船高。大唐电信(600198.SH)4月7日公布的新定向增发方案,其增发价格较一年前方案的8.7元/股上调了一倍,达16.49元/股,同时增发股份数量也相应由1.4亿股减少到3100万股。

  物联网概念热火朝天,更是催发了相关上市公司的圈钱冲动,近期多家公司抛出的定向增发预案,其胃口也远大于先行者。

  9月3日,华胜天成(600410.SH)发布定向增发预案,拟非公开增发8000万股,募集资金8亿元,主要投向云计算平台及物联网平台建设等6个项目。

  而目前市净率高达18倍多的远望谷,11月11日公告拟非公开发行股票3400万股,每股发行价不低于24.72元,募集资金总额81770万元。这样的增发规模,已是其2007年8月上市时募集资金净额19994.53万元的4倍多。

  与前几家不同的是,在物联网概念甚嚣尘上之后,华胜天成、远望谷募资项目均直接打出了物联网旗号。而去年物联网概念突发飙涨行情后,数家上市公司齐发公告称,物联网对其业绩无实质性影响并撇清干系。

  日渐热络的物联网概念确实今非昔比,被多家证券研究机构捧为正宗RFID、智能标签物联网概念的东港股份(002117.SZ),其9月15日披露的增发A股发行结果公告显示,公司此次增发受到了244家机构的热烈追捧。

  资料表明,在这244家机构中,有147只基金参与了网下申购,并且同一家基金公司旗下多只基金同时出动,如易方达旗下的12只公募基金,国泰旗下的9只公募基金,还有社保基金106组合、402组合、501组合、602组合等。

  东港股份此次增发项目预计投资总额约3.45亿元,但此次实际募资达3.63亿元。

  物联网热得发烫,不仅与此相关的上市公司,扩张激情高昂,其他进入资本市场的企业也是蠢蠢欲动,就连主营为轻重型包装产品的美盈森(002303.SZ),上市仅一年多时间,也在12月8日宣布投资2000万元进军物联网。

  物联网概念成为资本市场香饽饽,但相关上市公司的业绩却没有物联网概念那么显赫。数据显示,目前除了中兴通讯(000063.SZ)、华工科技(000988.SZ)、航天信息(600271.SH)等少数几只个股市盈率为30—40倍外,其余均大大高于市场平均水平。

  或许基于此等原因,在物联网概念每遭爆炒之际,也是大小非高位减持套现的高峰时段。公开资料表明,海虹控股(000503.SZ)、上海贝岭(600171.SH)、新大陆、福日电子(600203.SH)、远光软件(002063.SZ)、远望谷等一大批与物联网沾边的上市公司,其大小非均选择在物联网概念行情飙升期间高位出逃。

  更有甚者,远望谷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徐玉锁,从年初以来累计减持远望谷1100万股,占到公司总股本的4.28%,共套现2.65亿元,位居今年A股高管套现榜之首。

  引起关注的在于,远望谷另几位高管也在大肆减持公司股票,公司董事、副总经理陈长安已累计减持逾421万股,董事、财务总监吕宏也减持了4万股,而原董事崔文立在其股份解禁后,减持总量超过1991万股。

  “物联网概念股股东频繁套现,也可说明其股价已基本反映预期。”上述券商人士认为,“从现阶段的产业发展来看,物联网相关上市公司的业绩并不会发生突发性增长,大多数个股估值已经偏高。”

  不过,该人士同时认为,市场炒作往往跟估值没有必然联系,当市场热点陷入真空时期,物联网概念的扶摇直上,或许就是在等待预期的实现。

  在 “蓝海”中“雾里看花”

  2009年11月3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题为《让科技引领中国可持续发展》的讲话中指出,要着力突破传感网、物联网关键技术,及早部署后IP时代相关技术研发,使信息网络产业成为推动产业升级、迈向信息社会的“发动机”。

  今年两会,物联网首次写进政府报告;6月,工信部将物联网规划纳入“十二五”专题规划。

  一个被媒体广泛报道并频频在证券投资研报出现的消息是,物联网产业规划的十大应用重点领域,分别是智能电网、智能交通、智能物流、智能家居、环境与安全检测、工业与自动化控制、医疗健康、精细农牧业、金融与服务业、国防军事等,其中,“十二五”期间智能电网的总投资预计达2万亿元,居十大领域之首。

  工信部科技司司长闻库日前表示,物联网产业的市场潜力需要较长的培育时间,预计“十二五”末产业规模能达到5000亿元,真正实现万亿级的时间节点在“十三五”后期。

  这与各路所谓专家和业内人士、相关机构预计的2010年中国物联网产业市场规模将超过2000亿元,至2015年达到7500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超过30%的说法,存在较大出入。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陈宝国甚至指出,中国物联网产业目前存在许多“瞎子摸象”和“指鹿为马”的现象。

  查阅资料发现,其实,在物联网概念提出之前,其中不少技术已经应用于消防、安防、电子支付、食品安全溯源、楼宇自控、工业信息化等领域,只不过物联网这个名词的诞生,将这些“老酒”统一装进了“新瓶”,许多内容并不是新东西。

  但物联网可以容纳的产业实在太多,国家电网公司信息通信公司总工程师李祥珍日前撰文称,国家电网80%的业务都跟物联网相关。

  一年的喧嚣和鼓噪之下,不少投资者反而感到无所适从。

  “感觉有点虚幻,现在很多企业都贴上物联网的标签,使一些真正的物联网企业难以被发现。”一位创投合伙人表示。

  而物联网概念反复被疯狂追捧,相关上市公司的股东及高管借机持续套现,也显现了“局中人”缺乏信心的端倪。

  “不少套现的目的应该主要想在这个概念泡沫破灭之前撤出战场,这也证明不少物联网概念股名不副实,或者说成长性存在障碍。”该人士认为,“真正意义上的物联网龙头股还有待发掘,更需要时间检验。”

  不过,从中央到地方都力挺物联网的研究及发展,诸多上市公司也相继制定了物联网战略,少数几家公司甚至已经开始受益物联网的应用。大唐电信董事长、总裁曹斌在2010中国国际物联网大会期间透露,目前公司在物联网上的收入已经超过1亿元。

  即便如此,相对于大唐电信年营业收入30多亿元的规模,1亿元的比例并不显眼。

  实际上,将物联网当成一个产业,需要一致认同的定义和规范的统计标准。

  闻库指出,目前主要有三大问题制约物联网产业的发展,一是核心技术仍在发展;二是相关技术体制与产品接口大多未实现标准化;三是应用成本居高不下。具体到国内物联网产业的各个环节,市场规模非常有限,如2009年我国传感器市场规模接近600亿元,云计算服务尚未商业化,现有的仪器仪表基本不具备物联网内涵,整个产业总体来说处于初级阶段。

  缺乏统一完整标准体系,导致商业模式的跛脚。而不同企业间开发的技术标准不同,彼此无法兼容,因此前景虽美妙,目前却无法形成产业化优势。

  “物联网是一个已经探明储量的巨大金矿,但矿产资源很分散,眼下还难以集中开采。”东方证券的联合调研纪要,阐释了时下的物联网投资困境。

  但政府主管部门的决心和热情,无疑预示着真正属于物联网的资本时代已悄然来临。

  根据工信部通信发展司司长张峰在2010中国国际物联网大会上透露,“十二五”期间,物联网在产业体系将初步形成从传感器、芯片、软件、终端、整机、网络到业务应用的完整产业链,并培育一批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物联网产业领军企业。

  工信部副部长杨学山亦表示,尽管物联网发展是长期过程,但短期内在制造业、物流业等领域的应用将有大进展。

  “对于资本市场来说,这是一个方向性的信号。”前述券商人士称,“物联网广泛应用的特点,使其自身就能够打造一个巨大的产业链,这意味着巨大的价值。”

  该人士认为,从投资收益角度,物联网发展关键并不在于其核心技术有多大突破,重要是应用规模和领域的扩大拓展,并形成可复制的商业模式。

  目前,号称比互联网更大的物联网,更多的是依赖政府推动和政策扶持,国内大部分物联网企业主要依靠政府项目生存,其市场则是政府主导的公共管理与服务项目。

  以大唐电信为例,其不仅承担着国家自主创新技术的研发任务,而且一直背靠着垄断性行业资源和大企业客户。2009年,大唐电信营业外收入多达5943万元,占公司全年净利润的88%,这主要是政府补助比2008年增加3758万元。

  航天信息副总经理杨会平也透露,公司承担着很多国家重点工程项目,包括奥运会安全追溯、RFID区域物流。“技术创新和产品研发是通过国家重点工程的项目自主研发的,我们以重点工程为基础,逐步将物联网有选择应用在物流领域,推进物联网解决方案,同时参与了标准的制订。”

  但这并不妨碍创投、风投资本参与中国物联网领域的猎食。由大唐电信、无锡新区创新创业投资集团等共同发起设立的规模为50亿元的直投物联网PE基金、中科院上海微系统所等发起的规模5亿元的上海物联网创业投资基金,均已相继问世。

  而各地举办的物联网活动,俨然成为各路PE、VC的投资盛会,德同资本、创新投资、红杉资本等投融资机构的身影,不时在此类活动中闪现。

  “PE、VC确实都在大张旗鼓寻找物联网的投资机会,已有投资机构在无锡、上海、广州等地的物联网示范区投下项目。”上述创投合伙人说。

  青云创投已宣布,将注资7000万元与多利农庄建立中国首个农业物联网示范基地。而全球专业的半导体业风投公司TALLWOOD,也已与无锡新区共同设立了股权投资公司,初期规模为5000万美元,投资于物联网产业息息相关的半导体设计、封测等领域。

  但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目前的物联网产业类似互联网初期,企业的盈利模式尚不清晰,而当年的互联网浪潮,曾经造就了众多企业由此打开资本市场大门。

  “如今的物联网,与当年的互联网相似。”上述券商人士说,“当年市场对互联网题材的连续热炒,也曾出现不少涨不停的牛股,但爆炒后却以同样猛烈的势头下跌。”

  值得深思的是,当初波涛汹涌的互联网产业投资和二级市场持续爆炒,至今却仍然没有在A股市场出现哪怕一家血统纯正的互联网上市企业。而腾讯控股、阿里巴巴、百度等,都是清一色的海外上市公司。

  新大陆样本

  作为物联网概念龙头股的新大陆(000997.SZ),自去年物联网概念行情爆发以来,其股价几度炙手可热势绝伦。

  2009年9月1日,新大陆收盘价为7.12元,到了2010年12月16日,股价达到23.13元,涨幅为219.92%。其间,新大陆屡屡领涨大盘。

  而今年前三季度,赶赴新大陆实地调研的基金、券商等机构,多达40家。

  “这段时间来调研的机构也是比较多。”新大陆董秘侯浩峰告诉本报记者,“去年以来,关注公司的人越来越多。”

  上市10年,在资本市场一直默默无闻的新大陆,骤然间走到了聚光灯下。

  契机来自汹涌而至的国家物联网战略。物联网是继计算机、互联网与移动通信网之后的世界信息产业第三次浪潮。

  “在物联网产业链中,感知与识别技术是物联网产业的核心基础技术。条码识别,尤其是二维条码识别技术,则是感知技术的重要组成。”新大陆总裁王晶对本报记者说,“新大陆是世界上少数几家拥有二维码核心技术的企业之一。”

  如今,新大陆又迎来了另一个高潮——11月11日,新大陆发布了全球首颗二维码解码芯片。

  据介绍,二维码解码芯片将使系统在解码速度上较软机解码方式提高10倍以上,识读效率(抗污损)提高30到50倍。

  “新大陆二维码解码芯片成功的实现,是关键技术的突破,与之密切相关的,不仅是新大陆识别技术水平提高了新的台阶,同时标志着中国人在二维码技术进入国际领先行业。”工信部电子信息司副司长丁文武如此评价。

  然而,在新大陆利好不断、股价飙升之际,实际控制人却持续减持股份,引起了市场的颇多猜疑。

  根据公告,新大陆控股股东新大陆集团分别在2009年和2010年11月25日,累计减持1437.27万股,占总股本的1.92%,新大陆集团控股子公司新大陆生物所持的新大陆1911.78万股,则已抛售殆尽。

  实际控制人为何要在新大陆发展渐入佳境之际减持?

  “新大陆生物减持是为退出作准备。”董秘侯浩峰说,“隔行如隔山,新大陆集团计划将新大陆生物卖掉,但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权,价格不好确定,影响收购谈判,单纯谈判生物技术资产和业务比较简单。”

  新大陆集团从2009年起收缩业务范围,决定退出生物制药领域,另外,新大陆生物出售新大陆股票也是新大陆集团需要更多资金所致。

  资料表明,新大陆生物经营范围为三类体外诊断试剂、生物技术、医药卫生保健产品的技术开发及咨询服务等,新大陆集团持股99.9%、张秋莲持股0.01%。

  而新大陆控股股东新大陆集团,主要业务和产品是高科技术产品的研究、开发、销售、咨询服务及相关投资,其股权结构由胡钢、王晶等17个自然人组成,其中胡钢是主要出资人,出资额为5135.39万元,占60.41%。胡钢是新大陆董事长,王晶则是副董事长兼总裁。

  对于减持的原因,王晶解释称,新大陆从创业至今已经16年,不少员工是创始股东或间接股东,并且历史上新大陆员工的收入不高,减持的原因之一是想让大家增加收入,稳定人心队伍。

  此前公告显示,根据股权分置改革方案所含的股权激励方案,新大陆集团提供股份来源用于新大陆管理层期权激励,采取“一次授出、分批行权”的方式,分别于2006年11月24日行权625万股、2008年4月18日行权750万股。

  另一个原因则是,此次减持套现所得资金,计划主要用于在北京设立第二总部和研发中心、归还集团的部分银行贷款及其他科技孵化投入。

  “公司的主要业务都与政府采购有关,在掌握全球首颗二维码芯片技术后,准备增加北京方面的拓展力度。”王晶说,“新大陆集团不会放弃对上市公司的控股地位。”

  尽管号称目前在国内物联网产业链“感知层”唯一拥有完全自主核心技术的企业,但新大陆当下的盈利水平并不出色,2010年前三季度,新大陆每股收益为0.11元,而其2009年度的每股收益为0.19元。

  “之前,新大陆经营范围涉及多个领域,科技创新、研发和推广更是需要持续投入和沉淀。”王晶表示,“现在有了物联网这个突破口,公司发展目标更加明确,将重点推进技术突破和商业模式应用。”

  鲜为人知的是,早在1999年,新大陆就开始进军条码技术领域,但直至2006年,其二维码技术研发才取得重大突破。2006年9月11日,新大陆成立上海新大陆翼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专注于“电子回执”产品的研究、开发、运营以及技术支撑。

  但二维码的培育期超出了新大陆的预期,直到2008年才扭亏为盈。

  其间,新大陆展开一系列国际化运作。2008年6月,在美国设立新大陆北美公司;2009年3月,在欧洲荷兰,成立了新大陆欧洲公司;2009年7月,在台湾设立了台湾新大陆股份有限公司,成为中国大陆第一家赴台投资企业。

  “此次二维码解码芯片研发成功,得益于依托台湾IC产业资源优势。”王晶说。

  目前,在电子回执系统上,新大陆已与中国银联、中国移动、淘宝网等进行合作,2009年,新大陆二维码短信流量从2008年的3000万条增至6400万条,毛利率高达80%。

  不过,虽然此项业务增长迅猛,但由于缺乏行业标准,不同厂商的手机需要下载不同的软件,这对二维码的手机应用造成一定的障碍。

  二维码芯片的诞生已可解决此类问题,“二维码芯片进一步提高了产品的应用率,将识读的专用设备变为通用设备。”侯浩峰表示,“国内条码市场普及率很低,但行业应用正在加速,增长很确定,会成为新大陆增长最快的业务。”

  据其透露,现在新大陆已将此类业务拓展到银行、物流、图书馆等领域。

  “我们首创的行业应用有动物溯源、冷链物流,首创的商业模式有电子凭证、商E通,将来每一个商业模式都会创造出无限的空间。”王晶认为。

  其实,在溯源系统方面,新大陆5年前就与农业部合作推出生猪溯源体系这一新商业模式,目前市场占有份额为70%,毛利率约50%。今年,商务部在全国10个城市试点的“一荤一素”食品溯源系统,新大陆拿下3个试点名额,并且自己还在福建省内搞了3个试点。

  而溯源系统就是二维码和RFID技术的实际商业化应用。

  “在物联网产业链的四个部分中,新大陆主要介入感知与识读环节、智能处理和运营服务三大环节,传输环节中也有少量涉足。”王晶表示,“核心技术、商业模式是有门槛的,现在新大陆发展的关键是要把门槛做高。”

  为此,新大陆围绕二维码芯片提出了179项专利申请,其中包括120项二维码芯片专利、37项二维码识读引擎专利和22项二维码物联网应用商业模式专利。

  “欧美的专利申请也进行当中。”王晶说。

  新大陆所涉及的物联网商业化领域,目前尚处于局部推广和试点阶段,增长空间依然取决于政策的拐点。

上一篇:20张动态图告诉你:汽车是这样制造出来的_13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