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换人影响深远 变革由此开始
分类:电子商务 热度:

  东南沿海的用设备取代工人的趋势,让农民工的流向发生。重大的转折变化,预示了中国工业化、城镇化的新挑战。

  随着人口红利的远去,浙江这个制造业大省,低成本优势已经不在,如何再造优势,他们的选择是机器换人。

  作为产业转型升级的重大步骤,机器换人正在影响农民工的流向。对于我国从异地城镇化转向就地城镇化也具有转折性的意义。

  劳动力成本上升引发设备革命

  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招工难、工资上涨已成大势。浙江省统计局的数据表明,浙江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人均劳动报酬从2005年的14847元/年增加到2012年的41370元/年,年均增长高达15.8%。成本的迅速上升使得浙江制造的低成本优势已经难以为继。然而,从劳动力优势转向技术优势,从资本、人才等要素看仍需一定积累期,而机器换人,正是当前中小企业易学易用、见效较快的升级捷径。

  机器换人,动力何在?从我们对台州温岭市调研情况看,当地的政府及企业领导人都认为:机器换人是化解用工贵、招工难最管用的办法。今年5月,浙江经信委针对30个工业行业、567家企业进行了机器换人专项问卷调查,结果显示,75.7%的企业把用工成本高列为首要原因。

  温州市鹿城区的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11月,该区用于机器换人的技改投资达7.48亿元,占工业性投资总额的82.65%。另据浙江省经信委调查,2013年前4个月该省已完成工业技改投资1166亿元,同比增长37.3%。技改投资占工业投资比重达60.6%,主要用于机器换人,比去年同期提高了7个百分点。

  机器换人是继腾龙换鸟、产业转移之后,浙江、广东近年来开始的设备革命。通过技术改革和设备更新,破解劳动力成本上升,招工难的制约。

  机器换人带来技术红利

  首先,机器换人有效的缓解了部分企业用工紧张状况,也降低了成本。大溪镇陈书记说,比起2年前,大溪的用工短缺已经得到很大缓解,主要得益于机器换人。根据浙江省就业局企业用工情况监测,企业缺工率从2011年6月的4%,降到2013年6月的2.18%。

  宁波诺布尔制衣有限公司,典型的劳动力密集型企业,工人数量从3年前的800人降到了2013年的几十名。总经理朱飞龙说,这都是120台电脑织机省下来的。虽然织机要几十万元一台,但划得来!朱飞龙算了一笔账:每台织机一天12小时可织10~15件毛衫,一个工人可以管理4台这样的机器,120台机器抵得过700个工人,而且机器可以24小时工作。按现在人工工资算,织机换人一年可省下2000万元,将来随着工资上涨,肯定省得更多。

  其次,机器换人推动工业转型升级效果显现,劳动生产率提升加速。在我们调研的台州,富岭塑胶刚刚收到温岭市商务局发过来的数据。总经理胡新说,今年投入购买机器资金2000万元,近5年来共投入7000万元,技改后,工人数量从1300减少到900人,企业效益却从原来的年产值1.6亿元增加到4亿元。

  在嘉兴,天之华喷织有限公司依靠从日本和德国引进的设备,极大地控制了人力成本,仅工资一年就少了1700多万元。在永康,众泰控股集团引进了12台全自动智能焊接机器人,生产线员工从120人减至30人,产品一次性合格率提高至99%。浙江省经信委的一项500家企业调查显示,机器换人使72.9%企业的生产率至少提高10%,其中27.3%的企业提高30%以上。

  浙江省统计局的宏观数据表明机器换人对全省工业经济效益的提高产生良好的影响:2000~2010年,工业从业人员人均增加值从4.02万元增加到8.78万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劳动生产率年均提高5.58%。2010~2012年,工业从业人员人均增加值从8.78万元增加到10.07万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劳动生产率年均提高5.73%,比2000~2010年高0.15个百分点。其中,2012年工业劳动生产率提高6.29%,比2000-2010年提高0.71个百分点,劳动生产率加速提升态势初现,企业竞争力增强。

 劳动力需求悄然转变

  农民工的潮汐现象与农民工难以异地城镇化,是中国城镇化面临的突出困难。但是,随着机器换人的推进,这种状况开始发生改变。

  一是外来人口减少,人口增量与增速开始下降。温岭市大溪镇是商品流通重镇,近两年来大溪打工的企业低端人员减少较多,省外劳动力明显回流,外来人口增量、增速都在下降。2010年外来人口16万余人。这是大溪外来人口最高的年份,之后就开始逐年下降。大溪镇的陈书记讲,2011年14万多,2012年下降到12万多,2013年就只有10万人了。

  另据浙江省统计局的数据说明,2005~2010年,浙江省常住人口从4990.9万人增加到5446.5万人,年均增加91.1万人,年均增长1.76%,而2011年、2012年常住人口增量仅为16.5万人和14.0万人,增速分别为0.30%、0.26%,下降十分明显。

  二是工业吸纳就业人员开始减少。以大溪镇最大的新界泵业(002532,股吧)集团的用工情况为例。两年前引进了台湾设备,两台机器每台减少用工200人。冲压车间斥资千万购进先进设备,3台设备每台替代300劳动力。近几年,每年低端用工量都要减少10%左右。

  从浙江全省情况看,2005~2010年,工业就业人员从1160.3万人增加到1493.6万人,年均增加66.7万人,而2010~2012年从1493.6万人增加到1523.8万人,年均增加15.1万人,其中2012年仅增加1.6万人,工业新吸纳的就业人员明显减少。

  浙江省统计局的分析人士表示,根据就业弹性变化测算,2011年、2012年两年间,工业经济转型升级、机器换人,少吸纳就业60万人左右。

  三是就业人员的素质要求明显提升。大溪镇的新界集团近两年来,新员工的培训时间显著增加,原来一个星期,现在增加到1个月。而且培训完还要实习一周。新招收的员工当中,大学及专科毕业生占到了员工总数的40多,比3年前增加了1倍。

  浙江省统计局的数据。2012年城镇(含私营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就业人员中,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人员和大专学历人员占比分别为6.26%和11.17%,比2009年提高1.67、2.32个百分点。高中学历人员和初中及以下人员占比分别为28.45%和54.12%,比2009年降低0.02和3.97个百分点。经营管理人员、专业技术人员和技能人员占比分别为10.01%、12.43%和35.14%,分别比2009年提高1.53、1.46和11.67个百分点。就业人员的学历层次,专业素质明显提升。

  产业变革的未雨绸缪

  机器换人与农民工回流作为一种市场行为,准确地预示了中国工业化、城镇化的一些新的现象和挑战。需要我们未雨绸缪,及时应对。

  第一,随着人口红利的消失,中国制造急需创造新的技术红利。从过去的使用廉价劳动力、采取人海战术的生产方式,向机器换人转变,是一个资本有机构成快速提高的过程,本质上是资本和技术对劳动力的替代。西方工业发达国家都是这么走过来的,我们现在只是刚刚开始走向工业自动化之路。通过机器换人推动技术红利替代人口红利,是保持中国制造的产业优势、持续增长的动力之源。

  如何使机器换人发挥应有的效益,几个问题需要重视。

  一是机器换人的代价并不低。从温岭市的企业看,机器换人所用的自动化设备,90%以上来自国外,价格高,投资大,动辄百万甚至千万元,成本回收可能需要3~5年,很多小微企业不具备资金实力,心有余而力不足。

  二是这些先进的设备还不一定适合国内企业的生产,需要二次改装和调试。更需要本土企业根据实际需求制造自己的先进设备。三是比硬件投入难度更大的是软件投入。如果忽视员工素质的提升、工作方式的改变、组织管理的更新,也会限制机器换人红利效应的发挥。大溪镇新界集团的许总说:提升劳动者素质,是机器换人后公司面临的最大课题。

  因此,建议如下:一是政府有针对性地在设备和技术研发方面给予扶持,包括金融、财政税务、科技、人才政策等。尽快使本土制造的机器人设备能够服务于本土企业。二是企业要因地制宜,机器换人不一定要一步到位,实力较弱的不妨从采购简单加工设备开始,根据不同阶段的需要,逐渐更新设备。三是加强企业软件建设和人员素质的提高。尽快适应企业有机构成提高后的新情况,实现企业组织形式的重组和管理方式的创新。

  第二,机器换人推动产业结构的调整,加快发展第三产业已成当务之急。马克思当年描述过英国的机器换人造成工人大规模毁坏机器。在浙江,机器换人的一个直接负面结果就是工人失业率的上升。浙江省城镇登记失业率一直稳定在3%左右,2013年以来呈明显上升趋势,这有经济增长放缓的因素,但主要还是机器换人带来的影响。根据大城市劳动力调查,当前失业人员中,因产业结构变化导致的结构性失业人数占一半以上,比2005年同期高10个百分点以上。该省经信委的专家称,随着机器换人的推进,短期失业压力会进一步加大。

  因此,建议加快第三产业发展,吸纳结构性失业人员。政府应当在规划、土地供给、准入门槛、打破国企垄断、开放城市公共事业领域让民营企业进入等方面有所作为。

  同时,机器换人之后,为机器服务的一系列服务业也需要大发展。机器的保养、维修,产品升级后的营销、设计、创意、电商服务都在呼唤高端服务业的发展。

  在浙江调研,我们感受最深的是机器换人一方面是对低端劳动力需求的大幅度减少,另一方面是技术工人、专业技术人员等明显紧缺。该省劳动力市场数据显示,今年6月技术工人、专业技术人员的求人倍率高于整体平均值,差距最大的超过100个百分点。浙江省就业局企业用工监测数据显示,技术工人、专业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占缺工总人数的22.22%,呈明显上升态势。

  建议大力发展职业技术教育,拓展企业参与办学的深度和广度,鼓励社会力量、企业参与技能培训实践工作,特别是要奖励师傅带徒弟的技能培养、传承模式,加大技能人才培养力度,为转型升级、机器换人提供人力支撑。

  第三,机器换人使得异地城镇化向就地城镇化的转变成为可能。机器换人的一个最直接结果就是规模庞大的农民工大军,正在开始从珠三角、长三角地区撤离。未来10年是城镇化非常关键的时期,10年之后人口的老龄化会迅速推进,彼时很多中西部地区的流动人口更愿意回到老家。对中西部地区,特别是劳动力输出大省的劳动就业带来新的挑战。

  因此,应当未雨绸缪,尽早谋划。建议中西部在推进工业化的过程中,一是要避免采用东部地区分散化发展、村村点火、处处冒烟发展模式。大规模工业化起步时就要走产业的集中、集聚、集约发展之路。同时,二是不能把东部地区劳动力就业和居住生活相分离的模式复制到中西部。应当产城一体、工业化与城镇化同步推进。实现农民工的当地就业和就地城镇化。

  18世纪,发生在英国的羊吃人以及机器替代劳工的历史故事,曾是工业革命中的标志性事件。如今,浙江广东的机器换人,对于中国工业化与城镇化的转型也具有标本意义。文/乔润令(作者: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

上一篇:HMS收购德国Beck IPC 加强工业物联网战略_1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