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咸平-中联三一恶斗不休是法律缺失_8
分类:电子商务 热度:

  2012年11月,中联重科与三一重工的商战月。上半月,因涉嫌派遣间谍和技术手段窃取商业秘密,三一重工处于风口浪尖;下半月,因非法竞争逼迫三一重工恨别长沙,中联重科成为众矢之的。由此,中国工程机械行业两家龙头企业的多年恩怨被公之于众,引发社会广泛关注。12月15日,著名学者郎咸平在广东卫视《财经郎眼》节目中,以企业恶战何时休为题,剖析三一重工和中联重科之争。

  恶斗不休,源自法律缺失

  三一重工与中联重科之争缘起于11月上旬,一则关于三一重工涉嫌派遣间谍和技术手段窃取商业秘密的爆料帖子开始在天涯论坛、百度贴吧、东方财富网股吧、猫扑网、互动中国论坛等各大网站和论坛扩散。帖子的主角是三一重工,按照帖子描述,有确凿证据证明该企业分别于2009年、2011年和2012年,采取非法手段,窃取包括中联重科在内的多家国内外企业的商业秘密。

中联三一恶斗不休是法律缺失

  11月中旬,三一重工通过媒体放出风声,表示将迁都以规避恶性竞争,而11月29日,环球企业家在网上刊发12月封面文章《三一恨别长沙梁稳根的内心独白》一文,双方矛盾激化升级。文章开篇称:间谍、绑架、阴谋、诽谤、300亿元融资告吹?是什么样的作恶力量,让中国最大的工程机械制造商被逼出走长沙?梁稳根向本刊独家剖白多年来的内心隐忍和愤怒。箭头直指中联重科采取恶性竞争手段,逼走三一重工。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三一重工与中联重科的矛盾由来已久,按照媒体报道,双方竞争行为似乎都有超出法律底线的嫌疑,但是,双方并没有采取法律手段维权。郎咸平指出,商业竞争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中国也无法避免。要使得商业竞争行为合理有序的进行,需要社会整体的进步,同时需要完善的规则体系做后盾,健全的市场环境和法律环境做保证。

  政府干预,应按市场规则办事

  根据《环球企业家》刊登的《三一恨别长沙梁稳根的内心独白》一文所述,同处湖南长沙,三一重工屡屡受到竞争对手中联重科的攻击,很难改变自己弱势地位,相关部门、相关机构的力量过于强大,偏帮中联重科最终导致三一重工出走。也就是说,更深层次的看三一重工与中联重科之争,问题不仅仅是法律的缺失,还应当考量相关部门和机构,是否在背后扮演无形的角色,以至于行政力量大于法律的力量,未给双方企业提供公平的平台。

  由此提出一个命题,在市场竞争中,政府究竟该如何定位?

  据十八大报告提出的行政体制改革的目标要求是,深入推进政企分开、政资分开、政事分开、政社分开,建设职能科学、结构优化、廉洁高效、人民满意的服务型政府。这就要求政府强化自身改革,减少对经济活动的直接参与,增强公共服务和社会基本保障方面的责任和职能,增强政府社会管理方面的职责和能力。

中联三一恶斗不休是法律缺失

  郎咸平教授认为,在建立市场经济体制的过程中,政府要为各类市场主体创造公平竞争的环境,维护公平竞争的秩序,当好裁判员而不是去当运动员,要按市场经济规律办事,不能为某个企业开小灶。对中联重科如是,对三一重工也如是。

  三一重工迁都的启示

  据悉,三一1989年成立,这是其第一次创业;1992年,梁稳根和他的创业团队作出迁都决定,将总部从涟源迁往长沙,这是三一的第二次创业;现在,三一重工做出迁都北京的决定,公司将之称为第三次创业。

  11月10日,梁稳根在十八大新闻中心接受采访时说,三一的发展得益于湖南这块土地良好的投资环境,三一不会彻底离开湖南。不到半个月,梁稳根就做出了离开湖南的决定。如果没有国际化,三一最多就是个大一点的个体户而已。消息人士向记者提起梁稳根此前一直强调的三一发展战略。

  11月10日,在京参加十八大的三一重工董事长梁稳根表示,已经实现销售额1000亿的三一重工,未来十年的销售额将升至3000亿元。对此,有声音称,将总部迁至北京,也许是其为了实现更大的目标。

  一个企业的要想谋求更长远的发展,必须要有长远的眼光,要有完善的管理,要有良好的人才培养机制和创新机制。以质量求生存,以创新谋发展,只有不断改善和提高企业产品的质量,提升产品科技含量,加强企业核心竞争力才是在寒冬之时企业自救的根本方法。

  在中国,民企发展的困难程度超乎人们想象,所以三一在其规模发展得越大的时候就越要获取政治资源与政治保护。由于缺少必要的政治保护,所以三一所遭受的麻烦和各种磨难远甚于中联。企业的经营手段和竞争力虽然是企业发展的重要因素,但最重要的因素还是政治资源。没有政策的支持,就没有企业的发展。世界五百强中国的60几家上榜企业绝大部分都是国企就是例证。三一董事长梁稳根不断的向党表忠心、不断的说三一是国家的之类的话,并非炒作或是借此抬高三一或自己,而是有感而发、不得不发,以此来获取政治支持和各种同情。

  梁稳根的红色基因

  作为十八大明星代表的梁稳根,其红色基因更加清晰可辨。当了工厂老板的他,第三次向党组织表决心(前两次是上大学和任职机械厂时),不过当时对申请入党者有明确规定:私营企业主的雇员不能超过7人。结局如何,可想而知。

  苦苦追求进步20多年后,2004年,梁稳根终于得偿所愿。那时候,他早已不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私营企业主,而是矢志实现创建一流企业,造就一流人才,做出一流贡献愿景的三一重工集团董事长,旗下拥有成千上万名员工,是名副其实的大资本家。

  据熟悉梁稳根的人透露,他有个习惯,每当在公司中高层会议上遇到新面孔时,总会问一句:你是共产党员吗?三一重工不成文的规定是,干部提拔前必须递交入党申请书,否则没门。三一的员工都知道,梁稳根日常办公的那栋楼现在叫做党委楼,梁稳根的办公室一度就是三一的党员活动室,在三一厂内,每天早上响起的第一支歌是《歌唱祖国》。

上一篇:贝加莱为移动设备提供安全保障_9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