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珠三角评估:工厂如何转型“智能智造”?
分类:新酷科技 热度:

  这款创意来自全球创客社群,在珠三角和台湾采购元器件,全球设计师参与设计,在深圳完成外观和生产。依托珠三角完备的电子产业制造体系,不超过10个人的矽递项目团队实现了从产品设计、研发到制造生产的全流程。

  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85后青年、矽递科技全球创客生态社区总监刘得志感慨,以前做一台手机要有研发团队、要了解供应链、要懂工厂,还要有一个很大的生产商才能实现,而现在硬件方案提供商的存在让创意实现的门槛大大降低,各种硬件可以按想象快速被制造出来。

  制造并在全球发售一款可以配给宠物狗、自行车的DIY定制功能手机需要多少人?答案是不超过10个。

  2015年9月,开源硬件供应商矽递科技在众筹网站上发布了全球首款开源模块化手机RePhone套件,售价249元人民币起。这款手机最大的特点是,定制部件、外观和功能,配备在宠物狗、自行车上实现自动接听、移动报警等功能需求。

  一条按需求进行产品设计、研发到制造的制造服务业产业链正脱胎于原来的制造商集群而形成。这一制造业服务化的生产体系正在重塑珠三角在世界产业链条中的位置,让处于低端的制造得以在微笑曲线上向两端延伸。

  挖角硅谷,制造对设计的逆袭

  创客的崛起让制造业的地位得以提升,产业链的生产制造部分成为创意、技术转化为产品的关键一环。

  硅谷和深圳的关系正在发生变化。以前这种关系的代表是苹果和富士康,苹果手机需要在远在深圳的富士康工厂里生产和制造,看似分工合作,但实际上,一台手机,设计它的苹果,利润可达数百美元,而富士康却只能赚4美元。

  曾经担任苹果研发设计师、创意总监的德裔美籍女性Abigail Sarah Brody今年10月结束了她在ebay的全球设计副总裁工作,加盟深圳华为。在过去的职业生涯里她曾服务苹果和ebay这样的顶级公司,而现在她将率领团队提升华为手机等华为产品的用户体验和设计水平。

  仅仅几天后,原特斯拉研发团队的高官戴伦里卡多和原苹果公司资深工程师罗布施拉博也宣布加盟在全球消费级无人机市场独占鳌头的深圳企业大疆创新。戴伦里卡多此前在特斯拉和宝马公司负责自动驾驶研发,而罗布施拉博则以天线设计技术见长,数款苹果手机的天线设计都出自他手。两人都将在大疆设于硅谷的研发中心开始为这家深圳企业工作。

  两家公司都在以挖角硅谷人才的方式来弥补自身企业在技术和设计上的短板。过去5年,华为一跃成为全球第三的手机厂商,但即使年出货手机量达到一亿台,华为距离排位第一的苹果依然遥远,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坦言,华为的长项在硬件,但在软件和用户体验上根本没有大咖级人物来主导,而Abigail率领团队的加入有望让华为用户界面和体验设计水平实现质的飞越。

  珠三角为全球品牌制造产品,这一设计与制造的关系,一种是苹果和富士康。苹果手机的风靡成就了富士康这样的代工帝国。另一种则是WIKO和深圳天龙。2011年,几名法国设计师带着生产一款100300美金智能机的设想找到深圳华强北的手机制造商天龙,随后天龙提供研发、生产、制造和技术资源的手机WIKO在法国销售,到今年已经成为法国第二大智能手机品牌,在37个国家同时发售,而天龙则获得这款手机盈利的90%。

  以往苹果和富士康的关系正在被打破,深圳开放创新实验室主任李大维认为。创客和硬件创业的兴起让创业者更需要快速响应的完备产业链,而这将导致未来创客和生产的搭配将渐渐走向WIKO跟天龙的模式,创客的崛起让制造业的地位得以提升,产业链的生产制造成为创意、技术转化为产品的关键一环。

  硬件创业风口,吹起珠三角产业链

  越来越多的订单是新兴的个性化智能硬件产品,他们已从和创业团队一起尝试中尝到甜头,连富士康这种大型代工厂也都开始尝试小批量生产。

  全球硬件协作开发平台HWTrek的CEO王仁中最近两年常跑欧美,从2012年底他发现,硅谷的创业者不再只关注互联网而都开始谈论硬件,并迫切需求懂工厂的人。

  硬件创业热潮的兴起,让创业者渴求供应链资源,而王仁中初期寻找到的台湾厂商则暴露出反应速度慢,价格高的问题,他们长期和欧美合作,所以太标准化,有点死板。

  这对于智能硬件几乎是致命的。很多智能硬件产品比较像流行品,传统制造商按照使用三年的要求去设计生产一个产品太过严苛,因为这些产品的质量、耐久度等都有着不一样的需求,王仁中强调,制造环节的反复验证中,一些产品还没来得及制造出来,风口就过去了。

  而珠三角的硬件厂商则早已习惯迎合上下游产业链的需求。山寨时代衰落后,深圳厂商能接到的大订单越来越少。

  珠三角产业链最大的特点是响应快速,愿意和客户一起尝试,这种特质非常契合硬件创业者的需求。今年初,国际创客手中流传一张《创客地图》,地图上描绘中国深圳的华强北元器件种类繁多,是全亚洲数一数二的电子元器件集散地,创客们可以以相对低廉的价格买到绝大多数想要的东西,让创意最快变成现实产品。这种吸引力让全球最大的硬件创新孵化器HAXLR8R都从硅谷搬到此地。

  诞生于深圳,创立24年的迈瑞医疗也是这种产业链快速响应能力的受益者,对于成为全球医疗设备创新领导者的经验,迈瑞旗下检验设备部门国际市场总监徐克文表示,成功得益于深圳电子产业完善,迈瑞能根据医院要求迅速应对,不断开发出新产品,最终在市场赢得先机。

  在采访中,葛振纲的手指一直不停在手机屏幕上划拉。作为龙旗电子(惠州)有限公司董事长,葛振纲认为,手机产业的每一个新动向,既可能是淘汰现有技术的危,也可能是拓展新业务的机。与此同时,几位远道而来的客户正在会议室等待。这家全国最大的手机方案设计商无时无刻不在响应着上下游产业对其ODM(原始设计制造商)能力的需求。

  2002年成立主攻功能机的龙旗电子已将创新突破的重点放在手机产业的若干细分技术上,如今它正与富士通联合研发拍照速度更快、拥有光学防抖技术的摄像头,其研发的电子墨水显示屏预计于近期面市,柔性屏和3D投影则将在2016年下半年完成研发。与以前的代工不同,龙旗可以包揽手机产业链上品牌和营销之外的几乎所有环节。

  如果说硅谷是全球技术创新聚集地,可以接触最前沿的信息,那么深圳就是拥有非常密集的电子产业供应链资源,可以把技术快速转化为产品,柔宇科技创始人刘自鸿认为。

  珠三角从原来的生产制造中心悄然转变成全球最快的设计、创意成果转化中心。王仁中表示,当下很多硬件创业的产品在前期验证时就有问题,这样方案商就显得相当重要,而珠三角产业链最大的特点就是响应快速,愿意和客户一起尝试,这种特质非常契合硬件创业者的需求。

  创新命题

  过去10年,来自珠三角的中国制造,攻占了全世界70%的鞋和玩具市场,50%以上的个人电脑、手机、彩电、空调以及40%的纺织品市场。

  然而,中国制造仍处于产业链分工里较为低端的环节,在体现制造业自主创新能力的产品设计与研发环节,中国企业的身影仍是凤毛麟角。

  中国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曾指出,中国企业向微笑曲线的两端延伸就是要发展先进制造业,实现制造业的服务化。这一点对于世界工厂的珠三角尤其重要,如何利用制造优势向微笑曲线两端延伸,这一命题的解答也将为制造大国中国如何转型升级、实现经济新常态下的稳定增长带来前沿的实践和探索。

  珠三角答案

  华为、大疆们选择从硅谷挖角最优秀的设计和技术人才,以进一步提升产品的价值,龙旗电子则选择从OEM变身ODM,一举拿下一款产品从研发到制造的全过程。

  这种制造业的服务化正是珠三角制造企业的现实选择,在欧美仍然具有源头创新和技术领先优势的情况下,珠三角制造正从单纯的生产中心转变为设计、创意成果的转化中心。依靠自身完备的产业链,更快速更低成本地实现制造方案,以符合全球创新浪潮对创新产品转化更高的效率要求。而更进一步,这种生产性服务业的提升还会成为吸引上游设计、技术人才聚集的优势,最终实现向微笑曲线两端延伸。

  很多硅谷人尤其是做硬件的创业者,越来越多地往深圳跑,深圳的企业也慢慢向硅谷发展,这种变化的方向趋于融合。

  这种制造体系和创新成果的转化能力甚至不断吸引着海外创业者来到珠三角,其中也包括作为创新中心的硅谷。2015年,深圳创业型的创客和带有兴趣爱好的创客加在一块已超1万人,其中不少为海外创客。据统计,2013年深圳引进海外留学人员首次突破3000人,而到2015年上半年,深圳引进留学生人员达到3192人,同比增长56%,创历史新高,累计引进海外留学人员6万余人,留字号企业已超过3700家,超亿元产值30余家。

  中科院深圳先进院院长樊建平经常往来硅谷,他注意到,在硅谷显而易见的创新源头等优势外,其短板也非常明显,除了英特尔等高端的CPU等产品,硅谷几乎没有什么制造业,一个电子产品打开,只有处理器这一片是美国的,其他的零部件都在台湾、深圳等地生产,而著名的苹果手机也在包括深圳在内的多家富士康工厂生产。

  这种现象被樊建平称为产业链空心化:硅谷的高附加值创新产业集中的特点使得低附加值的加工制造无法生存。而硅谷的这种空心却为占据制造业底端的世界工厂珠三角的崛起带来机会。

  以深圳为例,其整体在全球产业链上的地位正在发生变化。柔宇科技创始人刘自鸿告诉南方日报记者,在创新产品的实现上,深圳、东莞、惠州等地所代表的珠三角则拥有更强的产业链,它们让创意更容易和更快变成产品推向市场。

  柔宇从创立之初就在深圳和硅谷同步设立总部。而越来越多的硬件创业者也都从全球来到深圳。

  曾任雷锋网驻硅谷记者,现为致趣科技(Mixtile)首席布道师兼海外业务负责人的王星频繁往来深圳和硅谷之间,每个月会在硅谷呆一周,他告诉记者,对于更多的创新型硬件企业来说,考虑到成本、速度、供应链的完整性等问题,深圳仍然是首选的生产基地,对于硬件创业者的吸引力极强,一些硅谷硬件创业者不仅迁往深圳长期居住,而且还开始学习中文。

  在全球范围内,珠三角的创新中心深圳被越来越多地和硅谷进行比较。在创新理论中,创新的要素被认为主要有四个,分别是创新者、机会、环境和资源。其中重要的一环除了源头创新外,还需要把技术和产品的可能性与市场需求结合起来,形成创新产品的能力。

  硅谷被公认拥有明显的源头创新优势。樊建平说,深圳有硅谷级的企业家,但源头创新上却很弱。即使有光启、华大这样的企业,但是太少,没有从点到面,深圳市政府副秘书长高国辉如是说。而在创新产品的实现上,深圳、东莞、惠州等地所代表的珠三角则拥有更强的产业链,它们让创意更容易和更快变成产品推向市场。

  制造业服务化,先进制造业的珠三角路线

  中国经济增长需要先进的制造业,是全价值链的、全供应链的、全产业链的制造业,或者叫服务化的制造业。

  珠三角这个世界工厂的优势仍然在制造。广州的汽车,深圳的电子,惠州的手机,佛山的装备制造、家电、陶瓷,东莞的模具、五金、家具,无一不代表着最优秀的中国制造而遍布全球。

  而随着全球硬件创业浪潮的崛起和智能穿戴设备的快速发展,则为珠三角电子制造提供了弯道超车的可能。过去十年,当虚拟经济在全球创造一个又一个财富神话之后,人们却发现,这一波在珠三角快速成长、风投正劲的企业更多是华为、比亚迪、大疆、柔宇、龙旗这样的以研发制造为核心的企业。

  前十年是全球互联网发展的热潮,而现在开始的将是一场硬件革命,奇虎360总裁齐向东表示。

  当制造成为产品创意实现的关键一环,那么制造业底端向微笑曲线两端的延伸也就此形成。在11月深圳举行的深圳国际工业设计大展上,人们惊讶地发现,深圳仅一家洛可可就获得设计界奥斯卡的德国红点大奖16项,帮助众多中国制造走向全球。而在深圳,占据全国60%份额的工业设计行业,已有6000家各类工业设计机构以及超过20万工业设计师和从业人员,他们正在广泛地和珠三角制造业集合,创造逾千亿元的经济价值。

  在珠三角内部,欧美需求深圳研发设计惠州(或者东莞)生产正在成为珠三角制造体系的典型产业链。来自意大利佛罗伦萨设计周的CEOALEXPUMPO表示,在珠三角设计与科技的结合让设计和科技制造同时实现了价值最大化。

  在从制造业向先进制造业的转型升级中,设计和技术都并非是唯一的路径。在珠三角,原来的代工厂被硬件方案商所替代,OEM(代工)变成了ODM(原始设计商),单纯只懂得组装装配的农民工正在被硬件方案商的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才所取代,这就改变了珠三角制造业原本的单纯代工的属性,而变成按需求设计、研发和生产产品的全供应链服务。在珠三角,制造两个字早已不意味着一条条站满工人的装配流水线,而是包含了产品开发、工程设计、自动化流水线、柔性生产等诸多创新要素在内的制造服务体系。

  四种创新模式分别为技术驱动、设计驱动、商业模式和改良式创新。而其中后两者才是中国最擅长的。曾是华为公司高级副总裁,现为珊瑚群创新加速器创办人的孙业林认为,每个地方要素不同,中国的创新范式并不会和硅谷或以色列一样。

  吴敬琏说,中国经济增长需要先进的制造业,但它不一定要有了不得的高新技术。所谓先进制造业,就是含有很大的服务业成分的制造业,是全价值链的、全供应链的、全产业链的制造业,或者叫服务化的制造业。

  这一启示对于以制造业见长、依托制造体系构建产业链的珠三角便成为令人振奋的方向。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中德国的屹立不倒,让全球重新认识到了实体经济的重要,当欧美国家高呼制造业回流的时候,珠三角则迎来以制造为优势谋取创新发展的良机。

  只是眼下,刘自鸿依然频繁往来深圳与硅谷之间,他依然把公司的基础研发放在硅谷,而把产品设计和生产放在深圳,深圳和硅谷在他的布局里只有互补而无法替代。而著名工业设计师、当今美国工业设计界的巨星凯瑞姆瑞席在深圳设立了工作室,他相信,珠三角能为全世界的品牌制造东西,那么下一段传奇也就将发生在这里。

  企业家建言

  柔宇科技(Royole)董事长、CEO刘自鸿:

  珠三角产业资源和硅谷人才可以互补

  柔宇科技在2012年成立,从一开始就在硅谷和深圳同步设立了总部。硅谷的优势不言而喻,那里是全球技术创新的聚集地,有着最为前沿的信息和技术。而深圳,则能把技术快速转化为产品。基于这种判断,在硅谷与深圳之间,柔宇作出了明确分工,硅谷团队侧重材料、工艺、半导体器件等方面的基础研发,深圳团队更侧重产品设计、模组设计以及后期供应链的采购、生产制造等。研发端和产业端合作互补,让柔宇科技技术研发、成果转化齐头并进。

  如果说硅谷是全球技术创新聚集地,可以接触最前沿的信息,那么深圳就是拥有非常密集的电子产业供应链资源,可以把技术快速转化为产品。现在越来越多的企业希望借鉴这种模式,发挥硅谷创新优势和珠三角制造优势。很多硅谷的人尤其是做硬件的创业者,越来越多地往深圳跑,而深圳的企业也慢慢向硅谷发展,这种变化的方向趋于融合,同时以深圳为代表的珠三角制造整体在全球的产业链上的地位正在发生变化。

  在这一趋势下,深圳和硅谷在产业资源和人才上可以互补,深圳产业链环境独一无二,拥有非常密集的电子产业供应链资源,可以把技术快速转化为产品。

  但同时,与硅谷相比,深圳和珠三角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仍有待加强。如果一家美国公司被判抄袭,它基本上就难以翻身,但在国内抄袭的违法成本太低了,法律保障常常形同虚设。唯有在制度层面保护创新,才能有源头创新的公司出现。

上一篇:GE高管:一台飞机发动机的80%零件都在中国做_1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