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喊话美国制造业:别让福特汽车逃跑了!
分类:新酷科技 热度:

中国人正在叫喊:“不要让富士康跑了!不要让福耀玻璃跑了!“

美国总统也在叫喊:“别让福特汽车逃跑了!”

所以,世界变的越来越有意思:以前各国都在争抢金融产业和互联网产业,把制造业往国外扔,现在发现自己越来越空心化了,又回过头来抢占制造业!

究其本质,世界经济的发展是DNA状螺旋式前行的,金融和实体、线上和线下,两股势力一边交合一边延展,你上我下,或者我下你上,然后定期互换方位。

显然,当下就是实体正在上位的时刻。虚拟在上面发挥那么久了,轮到实体上位了,大家需要互换体味,才能保持双方的激情……

所以我们可以发现一个现象:现在的线上产业(电子商务、互联网)等等,都跑到了线下(实体店、商场)去抢占地盘,所谓的新金融、新零售、新制造无非就是这个意思。

blob.png

中国和美国,又是世界经济的两股主要动力,中美的互联网产业已经展开了激烈角逐,在金融方面也是互相咬着不放,现在双方又把竞争延伸到了制造业上。

有意思的:当中国的福耀玻璃老板曹德旺说要花10亿美金去美国建厂,并提出美国比中国成本低的时候,福特汽车却嫌弃美国成本太高而要逃跑……

有人说婚姻和人生是个围城,国家和经济又何尝不是?

而且,福特老板直接跟特朗普对着干起来了!

“你们解雇了美国的员工,在其他国家建造新的工厂,还想继续盈利不接受惩罚,这是不可能实现的!”

特朗普发布推特(twitter),矛头再次指向在海外设厂的企业。虽然他没点名哪一家,但媒体目光还是齐刷刷转向了福特汽车。

要知道,最近五年福特向美国带来了2.8万个工作岗位,同时雇佣的工人数目也超过了8.5万人。

千万不能让福特汽车跑了!

但是,美国劳动力是成本很高的,就连曹德旺也说:美国蓝领工资是中国的8倍,白领工资是中国的2倍多,而在墨西哥生产运输成本、税收获本等加起来都没有在美国生产的成本高。

而且,福特福克斯目前的售价已经低于美国购车平均价格的一半,如果还想继续维系该价格,必须努力压低成本,如果把工厂继续放在美国这一努力将化为泡影,福特也是被逼无奈!

而且在美国,福特还需要应付奥巴马政府出台的美国公司平均燃油经济性标准(CAFE)。该标准立定在2025年之前,车企生产的汽车每加仑汽油行驶英里数要在54.5英里以上。据路透社报道称,这项协议将迫使汽车制造商对汽车进行重新设计,并在新车中使用更加轻便和昂贵的材料,这将大大增加汽车成本……

因此早在2015年4月,福特公司宣布将在墨西哥圣路易斯波托西州投建两座新工厂,今年年初福特方面又将投资额度加码至41亿美元。9月,福特公司再次确认,2019年福特会把所有小型汽车产能都搬迁至墨西哥。

据《底特律自由报》报道,福特的新工厂建成后将为墨西哥带来至少2800个新的就业岗位。这引发了特朗普,以及美国失业蓝领工人的不满:底特律还在遭遇严重的失业困境,怎么能让就业岗位外流呢?

虽然墨西哥的那条生产线和美国相比简直微乎其微,但特朗普依然喋喋不休地向福特发问:

为什么不留在美国?

为什么不把他们留在美国?

尼玛,为什么不把他们留在美国?

真是一个合格的好总统啊!

过去18个月里,特朗普不断对福特准备在墨西哥投资工厂一事进行抨击。他甚至威胁福特:当选美国总统后,他将要求福特放弃投资墨西哥,否则会制定新的政策,对其返销回美国的新车征收35%以上的关税!

尼玛,你不是跑吗?老子让你有去无回!

走吧,走吧,走了就不要回来了!

面对特朗普的重税威胁,12月9日福特汽车CEO菲尔兹终于出面接受美联社采访。他表示,福特将福克斯工厂从密歇根州搬迁至墨西哥这一计划将会继续进行。

老子是企业家,企业家就是以盈利为根本目的,不赚钱的生意谁去干?

走就走,谁怕谁啊!

CEO不好使,特朗普就与福特执行董事长比尔福特打了一通电话。据特朗普称,比尔已经向他确认,在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市的林肯MKC装配厂不会搬离美国,这得到了特朗普的高度赞扬。

然而,福特玩了一招瞒天过海!

福特还是将林肯MKZ轿车以及Fusion家族汽车的生产转移到了墨西哥。福特在墨西哥投资了一个1.6亿美元的小型车工厂,这个工厂在2020年时将带来2800个工作岗位。

尼玛,连总统都敢耍!

而实际上,奥巴马也反复督促过企业家将制造基地搬回美国,他在2011年和乔布斯见面时就提到这一点。乔布斯当时的回应是:那需要美国培养很多工程师。现在特朗普最近会见库克时也提出,希望苹果在美国制造。库克的回答仍然是:美国太缺少工程师。

美国的实业型人才太少了,精英都去做金融和互联网去了!

于是没办法,特朗普来了一招绝的:对把工厂搬迁到其他国家而产品售回美国的企业,一律征收35%的关税!

而实际上,二战结束以来,全球分工体系和贸易格局发生了深刻变革。从产业价值链看,美国等发达经济体逐渐向虚拟产业转移,比如刚开始是金融,后来又是互联网。而将附加值较低的生产环节向中国等新兴经济体转移。这一分工的结果,使得自上世纪70年代起,发达经济体制造业普遍经历了趋势性萎缩。20世纪50年代初,美国制造业增加值占世界总和的近40%,到2002年这一占比降至30%,2012年进一步跌落至17.4%。在此期间的2010年,美国保持多年世界第一的制造业大国地位被中国取代。

水木然认为,这一轮竞争其实是实体的回归,这将预示着虚拟产业的收缩,过热的虚拟经济已经让世界在怠速运转,因此2017年将会发生一种重大的变化,那就是很多虚拟产业的泡沫被刺灭,包括房地产、金融、互联网三大产业,我们必须有所准备,对这一变化做好充足的准备!


上一篇:我国工业机器人产业化开始进入加速发展阶段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