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机床达人”周清:从玩游戏到“玩”导弹
分类:政策法规 热度:

  在上海大众工业技术学校,周清可谓是神一般的存在。几乎每个刚入学的新生,都会听到各种各样关于他的神奇故事在校期间多次参加各种技能大赛,并屡屡获奖;毕业后进入航天系统,为导弹、火箭加工精密零件。

  当然,最让人佩服的是,这个1991年出生的小伙子,24岁就成为了上海市首席技师。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这个首席技师是玩着玩着玩出来的。

  因为坐不住所以选择了机床

  2007年,周清在安徽老家读高二。那时,他学的是画画,主攻素描专业。本寄望于让他学好画画考个大学的父母,没想到他私下报名参加了上海大众工业技术学校的招生考试。

  在选择数控机床这个专业前,周清可以说是完全没概念,只是听招生老师说了句这个专业需要经常动,操作各种机器。来了上海,周清发现数控机床专业似乎跟自己想象中有不小差距。不过,让他自己也没想到的是,天赋很快就被激发,他在班级内的成绩始终数一数二。我喜欢打游戏,有时候觉得搞机床编程,就跟打游戏一样,越玩越有兴趣。作为技术尖子学生,周清在校期间,3年里参加了两次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两次获得一等奖;参加了一次全国数控技能大赛,获得了中职组全国第五名。

  说好的火箭和导弹在哪里

  毕业后,周清凭着一手好技能,被上海航天精密机械研究所录取。能进入如此高大上的地方,那股兴奋劲儿他至今还记得。

  可真到了单位,周清慢慢感受到了心理上的落差。当初,我觉得这个单位是生产火箭、导弹,可来了以后,连个火箭和导弹的影子都没看见。带教他的老师傅告诉他,这里只是为导弹和火箭生产零件,要想看整件只能在电视上了。

  虽说有些遗憾,但周清还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这里的严苛和高效。就拿他所在的车间来说,加工的都是火箭、战术武器型号产品各个部位的零部件。加工的零部件中,精度要求最高的达到0.005毫米。

  没多久,周清就遭遇到了一个高精尖的难题。2013年,在研制某型号产品的供气嘴时,团队犯了难:要在指甲盖儿大小的零件上加工出直径为0.9毫米的气流通道,非常不易。

  初生牛犊不怕虎。周清主动接下了这项艰巨任务。经过无数次的比对试验,周清终于打通了这个粗细堪比绣花针的气流通道。还有一次,周清被安排负责加工翼轴。当时机床的对刀仪有问题,但他却没发现,对好刀我就直接做了,因为这个都做过太多次了,所以没有仔细检查。很快,周清就感觉到有点不对劲,停下来一测量,果然偏差了0.2毫米。事后检查,对刀仪本身没有问题,是铁屑没扫干净导致对刀仪没有到指定位置。这次偏差让周清罚了钱,也让他对工作中的程序要求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下刀之前的检查程序必须要严格执行,切削参数、刀具参数要一一检查对应,对刀点、各种定位点是否准确一定要确认。不管做了多少次,每一次都要仔细、认真。

  独辟蹊径让零件加工时间缩短11小时

  不按常理出牌,经常是人们给90后们贴上的标签。在周清这里,也常常会蹦出各种奇思妙想。很多独辟蹊径的想法,正是他对数控机床性能不断琢磨的结果。

  某型号燃气舵轴一直沿用以普通车床和外圆磨床进行各阶梯轴外圆加工的工艺方案,工序包括粗车、半精车、精车、磨、钳,既繁琐又分散,且磨削过程中需对各阶梯轴外圆尺寸进行反复测量和磨削,磨削时间约占总机加工工时的40.4%。

  2012年9月至10月,周清尝试使用数控车代替普通车床,将原来的4道工序集中为数控车的1道工序。选用优质刀具,优化切削参数,加工工时由14.1小时减少到了2.9小时,工效提高了4.8倍。

  2013年3月至5月,周清又通过技术学习及试件加工,自制外圆内方的衬套工装和软爪工装,很好地解决了定心问题,装夹时间由原来的5分钟缩短至1分钟,装夹效率提高了4倍,大大改善了同批次三通密封槽的一致性和互换性,加工效率提高了30%以上。

  在周清所在的车三组,组长江海文是唯一一个特级技师,堪称是车工老法师。对于周清这个后辈,江海文很是欣赏。与一般的90后不同,周清的性格特别沉稳,而且遇到挫折也不会退缩,很有韧性。江海文说,对于车工来说,沉稳的性格很重要既要善于学习思考,更得能沉住气。

上一篇:自动化十八般兵器盘点(下)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